2020,互联网大变天

来源丨深燃财经(shenrancaijing)

作者丨贾昆

编辑丨瑟曦

在疫情肆虐全球、中美摩擦频繁的2020年,没有什么是一成不变的(www.zjbc.com.cn)。

餐饮巨头海底捞上半年亏了近10亿,而去年同期的业绩是盈利9亿多;影视巨头华谊兄弟上半年营收同比跌去近7成,幸好《八佰》及时上映得以续命;航空巨头也很惨,国航、东航、南航上半年分别亏损94亿、85亿、81亿,而去年同期他们都是盈利的;旅游巨头携程光第一季度就亏了54亿元(去年同期盈利46亿元),第二季度估计也好不到哪里去……教育、外贸、体育、地产等行业也是哀嚎一片。

大势之下,有没有行业能够独善其身?还真有,那就是互联网。

深燃财经统计发现,中国互联网市值前10的企业,累计总市值从2019年12月31日的13678亿美元上升到了21721亿美元(截至2020年8月29日),涨幅高达58.8%。其中,千亿美金俱乐部(市值超过1000亿美金的中国互联网上市公司)的成员由2名(阿里巴巴和腾讯)增长到5名(新增美团点评、京东、拼多多);百亿美金俱乐部的成员数量也由18名增长到了27名。

这边风景独好的主要原因是,大部分互联网企业以线上业务为主,受到疫情的影响较小,游戏、电商、外卖等产业甚至还会迎来阶段性利好。而在各国为了刺激经济大量印发货币、主动“放水”的大背景下,股市空前热闹,不少资金涌向了整体向好的互联网企业。

不夸张地说,2020年对于互联网企业而言,就是抢钱的一年。

嗅到金钱味道的大有人在。继阿里巴巴之后,网易、京东先后赴港二次上市,新圈了一笔钱。还没上市的互联网企业也都在修改自己的上市计划表。市值有可能超过2000亿美元的蚂蚁集团正在紧锣密鼓地筹备上市,规模接近蚂蚁的字节跳动也被传闻正在筹备上市(不过眼前最棘手的问题是保卫Tiktok),滴滴、京东金融等超级独角兽也都有上市传闻。已经捷足先登的新造车行业,为大家指明了方向。蔚来今年股价大涨,走出了去年的破产质疑,理想、小鹏先后上市,市值均远超100亿美元。

多年后回首2020年,你一定会发现这是互联网历史上标志性的一年。这一年,超级巨头不断巩固自己的地位,准巨头正式成为巨头,以往的格局、趋势、玩法,都在被颠覆。

互联网,真的变天了。

01

格局之变

腾讯系合围阿里、新巨头前来搅局

我们先来对比一下中国互联网上市企业市值TOP10的名单。

中国互联网上市企业市值TOP10对比

数据来源 / 雪球 制图 / 深燃财经

2019年12月31日,趴在这份名单上的,除了AT双雄(阿里和腾讯),其他企业的市值都未达到1000亿美元。第三名美团点评,其市值仅约为阿里巴巴的1/8、腾讯的1/6。整体呈现出的,还是“两超多强”的局面。

而在2020年8月29日,美团、京东、拼多多的市值都已越过1000亿美元。同时,第三名美团与AT缩小了差距,其市值约为阿里的1/4、腾讯的1/3。有趣的是,前五名里,美团、京东、拼多多都被认为是“腾讯系”企业,他们与腾讯一起,对阿里巴巴形成了“合围”之势。

阿里必须警惕。与10年前BAT时代三分天下、划江而治,百度专注搜索、阿里专注电商、腾讯专注游戏不同的是,如今的腾讯和腾讯系企业,与阿里的业务不再泾渭分明。腾讯与阿里在支付、金融、投资等领域都有短兵相接,美团在本地生活领域对抗阿里旗下的饿了么、京东对抗天猫、拼多多对抗淘宝。

阿里的好消息是,“援兵”就要到了。上周,蚂蚁集团在港交所、上交所同时披露招股文件,有消息称,蚂蚁上市的目标估值为2250亿美元。如果顺利达成,蚂蚁将会与美团争夺老三的位置。

独立阵营里,网易、小米和好未来比较稳健、呈现出与大盘一起上涨的趋势,百度、三六零等老牌玩家地位告急,一个徘徊在前十名边缘,一个已经跌到十五名之后。新晋玩家贝壳,则以568亿美元的市值排到了第八。

倘若字节跳动和滴滴也能在今年成功上市,TOP10的榜单又会发生新的变数。这两家“与AT谈恋爱但不结婚”的企业,未来有可能成为新的搅局者。而在较为松散的腾讯系联盟内部,互相竞争、擦枪走火也时有发生,美团、京东、拼多多,谁不想成为AT之外的第三极呢?总而言之,超级巨头双雄对抗的局面已经一去不复返,互联网的权力格局正在打破重组。

在这个进程里,不进则退,原地踏步就是掉队。深燃财经统计发现,2019年12月31日,中国互联网上市公司市值排名前10的企业,累计总市值为13678亿美元;到了2020年8月29日,这个数字变成了21721亿美元,上涨58.8%。其中,美团涨了165%,京东、拼多多涨了143%。

中国互联网上市企业百亿美金俱乐部

(统计时间为2020年8月29日)

制图 / 深燃财经 数据来源 / 雪球

截至2020年8月29日,市值超过100亿美元的中国互联网上市公司数量为27家,而去年年底只有18家。跟谁学、B站,以及蔚来、理想、小鹏,成为百亿美金俱乐部里的新面孔。跟谁学迎着海外机构的做空不断上涨,B站破圈为其带来了二次爆发,而在去年资金链告急、到处找钱的蔚来,今年成了资本市场的宠儿,理想、小鹏也跟着一飞冲天,在二级市场募到了足够多的钱。

从资本寒冬到资本盛夏,这转变也来得太快了。

02

趋势之变

消费互联网还没死、产业互联网还没来

最近几年,“消费互联网已死、产业互联网当立”的呼声不绝于耳。而2020年给大家重新上了一课。

先来简单粗暴地区分一下这两个概念:消费互联网是面向普通消费者的互联网,产业互联网是面向企业的互联网。两年前,腾讯宣布组织架构大调整,马化腾喊出了全面转型产业互联网的口号,引发了全社会关注。创业者和投资人也相继做了跟进,纷纷把企业服务当做互联网的新风口。他们的共识是,流量主导的消费互联网红利已尽,利用新技术改造传统企业则空间无限。

2020年的实际情况如何呢?

迄今为止,今年最火的领域有:以抖音快手视频号为代表的短视频,以淘宝抖音为代表的直播带货,以跟谁学猿辅导为代表的在线教育,以及与疫情强相关的在线办公、生鲜电商,和关注年轻人需求的各类产品(比如B站)。这些领域的火爆告诉我们,没有老去的行业,只有更年轻的人群,如何更新现有的产品,满足年轻人群的需求,才是巨头们应该思考的问题。

大势之下,巨头们的身体都很诚实。腾讯在微视之外,通过微信视频号杀入短视频领域,还加码快手抗衡阿里支持的抖音;淘宝、京东、拼多多都在激进布局直播带货;字节跳动把教育业务作为战略重点,号称要扩招1万人;生鲜电商方面,美团和每日优鲜、叮咚买菜、京东到家等对手激战正酣……

消费互联网风光依旧的同时,前几年行业高喊的“互联网+”迎来收获期。贝壳是“互联网+房地产”的典型代表,2019年在其平台上成交的房子价值高达2.12万亿,约占市场总额的10%,垄断性优势使其股票在上市后很快就上涨翻倍;新造车则是“互联网+汽车”的典型应用,特斯拉最近一年销量和市值节节攀高、风光无限,其中国学徒蔚来、理想、小鹏也跟着受益,他们一起度过了最艰难的摸索期,正在资本的加持下攻城略地;交通、农业、金融、医疗,也有吸收了互联网技术的新独角兽不断涌现……

当然,产业互联网也不是谎言。以腾讯为例,其2020年第二季度“金融科技及企业服务”收入298.62亿元,增速虽然不及游戏业务,但也表现出了很强的韧性。不过,产业互联网眼下还是巨头们的猎场,更多的企业还要在纯线上的消费互联网、以及线上线下结合的互联网+里寻找自己的机会。

03

玩法之变

练内功、讲故事,一个都不能少

中台依旧热闹。

今年以来,阿里进行了数次架构调整。先是本地生活服务公司调整为三大事业群和三大事业部。具体而言,口碑和饿了么融合并调整为三个事业群:到家、到店、商家中台和创新;另有三个事业部:物流事业部(即时配送事业部),新零售和生活服务。调整后,中台将统一收集,产品将统一归至一个大团队。后来,阿里健康、阿里大文娱、飞猪也都有过人事和组织结构的调整。

腾讯也在中台方面动作不断。年初,腾讯宣布启动“SaaS技术联盟”,联合金蝶、用友、有赞、微盟、销售易等外部SaaS厂商,以及企业微信、腾讯会议、企点等腾讯内部SaaS产品,共建技术中台。在此之前,腾讯还发布了搭建教育中台的相关战略。

中台,其实要解决的是大企业内部和外部“重复造轮子”的问题,是在行业增长速度放缓的大背景下,向内部要效率的必然之举。

与之呼应的另一个策略是“反腐”。有统计显示,2020年上半年,有10家互联网企业曝出约60起腐败舞弊案件,这些企业包括百度、喜马拉雅、美团、京东、拼多多、大疆、字节跳动、滴滴、阿里等。在日渐常态化的互联网巨头企业反腐背后,同样是练内功、要效率的意图。毕竟,在前两年的资本寒冬预期里,所有人都要做好勒紧腰带过日子的准备。

但眼下不断上涨的股市行情,正在改变一些企业的战略重心。如果能通过资本快速扩张,又何必苦炼内功?

你看,滴滴就开始讲“花小猪”的扩张故事,同样的玩法、熟悉的套路,扣一个新的帽子,玩得热情高涨。你很难说,这不是滴滴背后的投资人催促其上市导致的无奈之举。老实本分如雷军,也在小米手机卖得不好的情况下,讲起了“手机XAIoT”的新故事。

资本喜欢扩张,扩张需要故事。早在去年,抖音、快手就开始讲“极速版”的故事,其目的无非是烧钱做数据、做增长,先达到眼前的目的,至于以后的用户留存问题,就等以后再面对。

总之,2020年的局面比较复杂。一面是传统行业的困顿,一面是互联网行业的高光;前脚大家刚做好过苦日子的准备,后脚股市的热钱就砸过来了。

冰与火交织,变天是必然的。

*题图来源于《权力的游戏》剧照,文中其他配图均来源于Pexels。

....

主营产品:充电器,适配器,LED电源,车载充电器,LED驱动电源,笔记本电源适配器,手机充电器